一寸微光

这儿酒er(´・ω・`)也可以直接叫酒

原账号是@乔高一生推owO现在原q被盗登不上去了【深沉】

有cp洁癖【微笑

冷cp爱好者 产粮的都是爸爸

wodema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六七:

垂死病中惊坐起,

来给大家表演一个用脚画画。?)

p1-p5扶摇五傻

p6十方阵台扶摇众内心戏

p7日渐消瘦的娘娘

沙雕作者沙雕图。


我为什么讨厌江枫眠

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偏偏是江澄的爹,心疼

芬必得:

这本书里我最讨厌的就是他和青蘅君。


真的……王灵娇我都不讨厌(눈_눈)


总结了一下发现,我讨厌他无非就是因为他不负责任,没有契约精神。


虽然一开始是“根基不稳,底子尚浅”被逼着结婚,那后来呢?
江家地位高了,为什么不离婚?
除去子女,无非是因为利益。
这不算啥,现实生活里其中一方变心出轨,凑合着过下去的也一堆。


那你想过下去就,好好过,拿出点诚意来!
你觉得烦,不想和她说,也不知道怎么说。那你就让别人帮你说,比如去找你岳母。
哪怕现代社会,丈夫出轨了,还有人劝妻子为了孩子不离婚的。
老妈亲自出马,虞夫人就是不可能转性,也会收敛吧?


很明显,他没有。


不就是因为他翅膀硬了,江家牛了。虞家不可能像当年一样,压着他的头逼他了吗?
扬眉吐气了,也就不把虞家和虞夫人放在眼里了。


虞夫人比谁都懂,眼看着你不愿意,干脆就放弃治疗好了。
心里又气不过,嘴巴毒脾气差。对方无比厌烦,只想逃避更让她怒火中烧。


一步步发展到后来的局面。
虞夫人有错,但主要责任还是在江枫眠!


得,这些都不要。


那家丑不可外扬,总得在外人面前装装样子吧?
他没有!


那总得顾及孩子,在孩子面前收敛一点,劝老婆房间里吵吧——就算劝了没用,好歹有尽力追究起来也占理吧?
他也没有!!


怎么说的,在外人面前都要给你老婆点面子吧?
他依然没有!!!


那孩子是你的,你们的矛盾和他们没关系,更何况还得靠他养老送终,还是家族继承人,那要你管一管吧?
他!还!没!有!


所以,你他娘到底还想怎么样?


不是没有离婚的机会,你自己也想继续这段婚姻。
你心甘情愿的,又不愿意做出努力,就不要摆出那副样子,谢谢!


严格义上来说,就算他们两个离婚了江虞两家还是绑在一条船上的。
毕竟已经有了共同的子女,只不过利益关系,可能没那么牢固罢了。
虞夫人改嫁会对江虞两家的联盟造成影响,可是江枫眠不也能再找一个吗?
而且这男女性别差异来说,一个二婚的男人比起女人更容易找到新的配偶。


哪怕是现在也一样!


很明显,他就是怕麻烦。


他总是把家训挂在嘴上,怎么当初离婚的时候没有看到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他当年要是表示我就是不接这个婚你再逼我,我就一头撞死。
难道虞家能看着他去死?


明明自己也是半推半就的
这么多年了,外面传的那么难听,他也不管管。
虞夫人疑似小三的名头到死前都没洗清→_→


就好像是一栋房子,漏水了。
你不喜欢它,明明可以换一栋房子住你偏不。
那就把它修好,毕竟再怎么着都是要为你遮风挡雨的。
你不但不修,还不找别人修。
整天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仿佛一切都是房子的错。明明修一下就能好,硬生生让人觉得这是栋危房。


甚至让人在附近地段的房屋质量都产生了质疑,导致附近小区售楼业绩下降。


请问,不骂你骂谁?🙃

【华武华】朝露01

认领一下自家儿子ヾ(✿゚▽゚)ノ顺便给产粮的爸爸比个心

万咸风:

姬友 @一寸微光 家的幸运E华山小狼狗乔晏天
x
我家老实人武当老干部李青山


很恶俗的一见钟情梗,轻松欢乐小中篇


第一次写华武华,bug见谅(


——————————


01.


乔晏天蹲在山洞里,苦逼兮兮地等着师门救援。


看守的山匪好奇的打量着他,过了好一会忍不住打听道:“小伙子,你是哪个山头的,怎么想不开走俺们这道了呢?”


我也想知道我哪根筋抽了要走你们这道啊。


乔晏天欲哭无泪,自觉丢死人了,想了一会,厚颜无耻地抹黑对家道:“我武当山的,武当派,听说过吗?”


“嚯!武当!厉害啊!”山匪小哥一拍大腿,“俺小时候赶集听乡里的说书先生说过,是那个什么……宁女侠和岳女侠!她们俩是你们那的吧!”


“………………”要不是这大兄弟表情太过真挚,乔晏天几乎以为自己是被涮了。


他沉默片刻,艰难开口:“算,算是吧……”


02.


山匪小哥滔滔不绝倾诉了半晌自己对不知道到底是武当还是华山的孺慕之情,又强拉一脸生无可恋的乔晏天理讨了好一会他们门派的待遇问题,折腾半晌才后知后觉地警觉起来:“不对啊!你们那么大门派,回头把俺们山头一锅端了怎么办??”


乔晏天:“………………”


山匪小哥看了看缚住他手脚的索链,忙不迭跑去报告大当家的。


“大当家的!!!大事不好啦——”


山路崎岖,山头日常交流基本靠吼。小哥因此练就了一把好嗓子,边跑边喊,声音震得山谷飞鸟群惊依然中气十足:“刚刚咱劫的那个人说他是武当派的!!!这可怎么办才好——”


回音将将荡完,山匪小哥就跑进了大当家的院子。他正奇怪为什么老大还没找人回话,一个白衣少年便端然从那破破烂烂的正堂步出,一把擒住他,挑剑出鞘,怒道:“什么?你们这破贼窝竟还敢伤我武当弟子??”


山匪吓得一懵,腿脚登时便软了下去,险些跪了在石砖上。


之所以说“险些”,则全靠另一个白衣青年从身后默不作声地搀了他一把。


白衣青年看着先头那清俊少年,轻声斥道:“云尔,不得无礼。”


魏云尔愤愤收了剑,恼道:“师叔!!”


青年微微皱了眉,摇摇头:“你先回去,此事我来处理。”


魏云尔气得牙痒,又奈不过自家师叔坚笃的目光,只得瞪了山匪一眼,冷哼一声回了屋去。


青年年纪不大,模样温和仪态却威严,山匪瞧见他,却不知怎的想起了村里学塾的老夫子,态度不由恭敬起来:“这、这位…”


“在下武当派李青山。”白衣青年及时开口止住了自己的辈分,“敢问兄台方才所说另一被扣的武当弟子,现下在何处?”


山匪小哥谄媚道:“这边请,青山大侠,这边请。”
李青山皱了皱眉,倒也没说什么便跟着他去了。


03.


乔晏天平生头一回实打实的觉得,自个儿兴许该去求个什么转运珠平安符之类的物件,改换改换则个时运。


这也……太倒霉了些罢。


山谷通风良好,他又是习武之人五感通灵,自然听得清那山路上二人的对话。


说什么来什么,还真让他遇上了个来搭救的武当道士?


丢大发了。这才是丢人丢大发了……


“……那什么,”乔晏天瞥了眼约十余米外的自个儿的长剑,默默估忖着,“现在我剃秃了装少林还来得及吗?”


04.


“对对对,是是是,就这,”山匪殷勤地领着李青山往山谷里引,“我们真没碰那位少侠!!就是,就是……那什么的时候顺便打晕了捎上来的,他刚还生龙活虎跟我唠嗑呢!!真的!!”


“………………”李青山环顾一周这空荡狭小的牢房和地上残损的链条,“真的?”


山匪尿泪俱下,只差没扑通一声给李青山跪这了,“真的!!有一字不实大侠尽可把俺砍了!!!”


李青山眉尖蹙了起来。


“你们除了方才劫了我们那一车,”他幽幽转身,“还劫了一车货物罢。那一车在哪?”


05.


“就,就是这儿!!”山匪边抹泪边抽噎,委屈得像个被欺辱了的大姑娘,“就这一车……大当家的说晚上再和兄弟们分这一车,是以还没人动过……”


他倒也不傻,从李青山透露的只言片语里多少猜出几分事情。


他们这一窝山匪是新近才逃上来的。附近村子闹灾荒,大家伙儿实在都穷怕了,不得已才占山为寇。这白衣青年一伙瞧着不是善茬,怕是劫车时磕上的硬钉子。


他这眼泪一半是吓得一半也是真委屈。这李青山是个好人,可自己干的这勾当又有哪个好人能容忍的下呢?就这么憋屈死了他不太甘心,可若侥幸活下来,自己一无所长,又能去哪儿讨生活呢?


命大过天,生存问题总是这么现实得让人难过。


李青山看着这越哭越来劲的小山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长得……有那么凶吗?把这孩子吓成这样?


他想了想,尽可能放柔了声音对那山匪道:“我去找那…同门有些事情,你在这里待着,不要乱走。”


小山匪想,看,这好人果真是看不下他,连同处一室都觉污了眼,自己当真是一无是处……于是哭得更厉害了。


李青山觉得不太懂当下小年轻的审美,沿着疑似那未知人士的离开痕迹一路赶了去。


06.


人的潜力果然是无穷的。乔晏天心叹。


他花了一下午都没能捞着剑斩断的链子,居然在面子问题的胁迫下不到半柱香就解决了。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跑……先和师门取得联系。


至于那车物资……武当应该不缺这点钱吧?


乔晏天心下惴惴。


要不,回头再去取……?


细碎脚步声从耳边掠过,多年养成的机警立时把他从空想中提了出来:“什么人!”


“在下武当派李青山。”那人平静道,“敢问前方道友何人,为何要报我武当之名?”


乔晏天回过头去,见一个剑眉星目的俊秀青年持剑而立,身姿端的是挺拔潇洒,只这周身气派让人有些恍惚——未免老成持重过头了些吧?!


07.


幸而乔晏天有个好处,脸皮在外人面前永远是十足厚重的屏障。是以纵然被人当场被戳穿了,他也能面不改色道:“我,乔晏天,华山的。随口报着玩,有何贵干?”


“在下无事叨扰,”李青山却仿佛根本没意识到这是个挑衅,一板一眼道,“只是贵派还有一车财物在谷里,阁下不需要拿回门派去么?”


媚眼抛给了唐三藏,乔晏天自讨了个没趣。不过这李青山的长相倒正对他胃口,此人不免动了些歪心思,上前几步一把搭上李青山的肩头:“好啊,李兄领我同去?”


李青山虽不太习惯与外人突的这般亲密,却也没推开他,只皱了皱眉,从袖中递了一方帕巾过去:“阁下是华山哪一辈子弟?称谓不好乱喊的。”


乔晏天想是日常嘴欠任务没完成,边拆方巾边嬉皮笑脸道:“哎哎,李兄怎么这般客气,刚见面就给见面礼这多不好……”


话没说完倏地没了音。


方巾中安躺着半尺流苏,正是他剑鞘上图花哨胡乱系着玩的一束。


想是斩断绳索时多有不便,无意间弄掉了罢。


李青山淡淡道:“收好,别再掉了。”


乔晏天一时心悸难耐。


08.


——完了,他好像玩脱了。



————tbc————

居然是药品清单,是人美心善的开哥了

葱开开:

明天CP在这里哦!查了下上海的天气,不是很热   应该不会出现中暑的情况www

不过出门在外,还是列了一些常用非处方药品大家可以带着走😚
防中暑:带盐的纯净水/人丹/藿香正气液
防拉肚子: 盐糖水(食盐+白糖+水)/黄连素
防感冒:各类含“对乙酰氨基酚”成分的感冒灵
防痛经:布洛芬
防呕吐:藿香正气液

希望大噶玩得开心!本砸场贩前10有特典哦w我本人不去,如果有东西要给我的可以给摊主栗子(∗❛ั∀❛ั∗)

岁月靖好人长在_靖苏only:

CP22摊宣了解一下!我们在N02-04,靖苏诚台,两天都在都在

同时也有些其他CP寄售,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葱开开  @浅野课长 

挖坑熟练工跪求填土良心工:

重读魔道


魏无羡叫金凌把江家银铃拿出来,自说自话抓起来递给蓝思追


……


简直难以评价在夷陵老祖脑子里一个家族的身份象征是什么地位


非常不介意更非常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通俗点比较,这就像某个大人说你把手机拿出来,然后拿起你的手机递给了你认识但是不熟的某个人使用,你抢回来还被评价是什么大小姐脾气


呵呵


更甚者你可以认为这是你的某个非直系长辈叫你把自家传承的荣誉工具拿出来给别人家的孩子使用……


比较类似的一个场景是金鳞台蓝大让金光瑶打开密室


脱离主角视角来看,你弟弟带人触动了别人家的警铃,你到场后还要求主人打开密室(……),并且没有给出必须的理由


真的是在欺负人家性格周全了,换成金光善,同样密室不可告人,遇上这愣头青首先倒打一耙绝对的

异性恋瞧不起同性恋,同性恋瞧不起双性恋,恕我直言这些瞧不起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告辞。

真令人害怕【。】

万咸风:

【裴水】情圣与直男的限制话题

——————

是我每天快乐之源的梗 @一寸微光 hhh

p3p4自制我流裴水情头(x

p5原梗

原谅光:

#华山相关游戏内诗词#



【语音台词】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千山冷落凌云道,一身疏狂剑并箫。
龙吟涧底寒潭澈,剑在匣中作狂歌。

【入门派宣誓】
(誓剑石授剑)侠义照肝胆,袍泽同一心。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龙潭濯剑)洗剑青海水,刻铭天山石。永系五湖舟,仗义天下事。

【地图加载页面】
付与孤光千里,不遣微云点缀,为我洗长空。

【技能/绝学/轻功】
(流星逐月)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万径千山)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五岳为倾)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千山吹雪)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
(惊鸿照影)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
(藏风流云)日暮苍山远,风雪夜归人。
(华岳三峰)卓越三峰出,高奇五岳无。
(弹剑啸歌)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快雪时晴)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
(霜天急雨)高峡流云,人随飞鸟穿云去。
(躲避)潇洒不羁,毫秒方圆。
(五岳倒倾)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官方楚萧拦都拦不住

【素材记录】华山派之衰败与复兴

日常心疼我华……

万事如风:

@一寸微光 你华hhh


常笑之:



辛苦了整理这么多……




庭燎:







1.伪剧情向休闲玩家对楚留香手游中值得一挖的素材的整理以及脑洞








2.会在素材后标注来源以及个人的一点想法








3.华山派的剧情量相当大,剧情可以按初代七剑——次代七剑——现任七剑为线索分成三条线,如果深挖总能挖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梗和素材。








 








此次写到的仍是最为波谲云诡的华山二代七剑线,分析的重点转入明月山庄惨案后数十年间华山派的衰败与复兴之路。由于手游剧情尚不完善的缘故,部分推理借助了古龙原著,很多剧情有臆测成分,欢迎指正及评论。








【素材记录】








初代七剑历史素材记录戳这里——华山派之初代七剑








二代七剑历史及林清辉身世猜想戳这里——华山派之风起云涌【1】
















明月山庄惨案是华山派历史上一个异常重要的转折点,初代七剑自此一役后分崩离析,从此,华山派正式进入了衰败期。在此期间,华山各种事件层出不穷,整个门派风雨飘摇乃至一度陷入绝境——这是华山最为混乱的一段历史,由于种种原因,多个设定出现了前后冲突,自相矛盾的问题。下面我以时间线为线索,简单叙述一下华山这数十年间的历史,尽量捋清其中的前因后果。








 ——————————————————————————————








时间线








华山正式没落是从明月山庄惨案开始的,至游戏主线开始时,华山派已经显示出较为明显的复兴迹象,在这一期间,华山派总共发生了如下事件,我按时间顺序做个排列,然后在正文中一件一件细讲。















·明月山庄惨案——初代七剑七去其六,楚遗风坠崖失踪,苏饮雨幸存








·徐淑真长跪武当一月,最后不惜自废武功求得两派和解








·徐淑真过世,苏饮雨继位








·苏饮雨继位数年后,明月山庄遗孤寻仇华山,将华山门人悉数杀尽,徒留掌门一人(此次事件可能等同致使二代七剑覆灭的护山之役)








·苏饮雨万念俱灰,闭门谢客








·心怀不轨之人趁火打劫,枯梅大师左臂入油锅慑退众宵小,使得华山得以休憩








·苏饮雨故去,枯梅重开山门,率领第三代华山七剑修葺故址,重振门望















 








【惨案余波】








在分析初代七剑的时候我曾简单讲过明月山庄惨案,简而言之,这是一件由朱文圭一手主导的,牵扯华山、武当、明月山庄三家的江湖惨案。由于这一事件牵扯进了相当数量的重要剧情人物,甚至影响了当时乃至现在的武林格局,因而它毫无疑问是后续剧情的一个重点。








不过,从后续华山的一些反应来看,这个惨案本身存在着诸多疑点。








【一】惨案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惨案发生可能与奇毒“子不语”有关。








在朱文圭小传中明确有提,他曾使用奇毒“子不语”灭了明月山庄。








*欲了解详细情况戳这里【楚留香手游资料整理——寒山唁】








若果真如此,我个人猜测,当时的情况是朱文圭看准时机,下毒使所有人状若疯魔,自相残杀。换句话说,就是华山、武当、明月山庄的人因中毒互相杀戮,朱文圭带人负责捡漏,保证不留活口。








如果这个推理靠谱,不提明月山庄,朱文圭如何做到灭尽华山、武当的精英弟子(这其中甚至还包括华山七剑这样精英里的尖子)就可以理解了——因为大部分弟子都在中毒后的内战中消耗掉了。实际上,为求稳妥,朱文圭调用的属下也都是精英,数量很多,甚至可能服用了一些提升功力的药物。
















*片头动画里追杀楚遗风的好手眼睛都发红绝不是正常状态








这里还有一个推测,这些人都被朱文圭控制了(联系主线那些药物),不过从片头看,他们的意识还算清醒,打楚遗风也还很有组织。








*另外片头动画中显示,楚遗风在疑似负伤、带着孩子、顾着玉佩的情况下仍旧放倒了十个好手,如果全员正常状态,我不认为朱文圭组织人手就能灭了武当和华山的精英。
















这样一来,为什么在尚存活口(已知的就有林清辉和苏饮雨)的情况下,江湖上的众人对于事件的解释仍旧是“三方积怨已深以致大打出手”可以解释了——因为在不知情的幸存者看来,事件大概确实如此。















【二】在外人眼中,明月山庄惨案华山派要负怎样的责任?








根据设定,事情的发展是这样的:















实际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明月山庄惨案被查明原委了,不说林清辉,我很难想象苏饮雨会认同惨案发生的原因是“三方怨怼过深,终至大打出手”,官方设定里也有讲“原委无人能说清”。也就是说,华山因此事被怪罪不是因为外界认定事情是他们一手做下的(真是这样华山绝无翻身的可能),而是因为外界认定,如果不是因为华山闹出这桩风月案,如果不去明月山庄,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换言之,事情是华山挑起来的,华山要担主责。








*这里一提,邀请华山、武当同往明月山庄的是李氏(李如梦的父兄),但是这起事件中明月山庄的损失明显最惨重,已经无法被追责了。








而在明月山庄惨案中最冤的当属武当,对于武当弟子而言,在不知道朱文圭这一层背景的情况下,事件的性质等同受邀前往掌门前任的宴席中出了事,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至于说萧疏寒本人在不在现场,从情理上讲,他在不在都可以,都解释得通。说真的,这种类似前任孩子的满月酒的场合当事人去与不去都可以解释,去了尴尬,不去也尴尬,虽然我不认为萧疏寒自己会很纠结这问题。我个人倾向于他没去,不是出于情理上的推断,而是对他后续反应的一些推测——我不认为萧疏寒在现场会看不出惨案的一点端倪,他如果在绝对是朱文圭的重点猎杀对象。








于是就出现了华山掌门徐淑真急痛之下于武当门前长跪一月最后不惜自废武功的事情。由于此事影响范围太广,造成的后果又太严重,所以无论身为武当下一任掌门的萧疏寒内心真实想法为何,在众怒平息之前,他都不方便直接插手此事。实际上,从后来武当和华山领导层达成和解以及萧疏寒的个人奇遇来看,萧疏寒本人没有怪罪华山,更没有一点怨恨过楚遗风。
















【风雨飘摇】








徐淑真掌门自废武功而萧疏寒破关而出接受歉意后,这件惨案就算是画上了一个极不圆满的句号。事情了结后,华山已经痛失了六个七剑以及大批弟子,而掌门本人也已经武功尽废,华山实力大损,自此一落千丈,开始没落。








设定中没有讲徐淑真是何时将掌门之位传给小弟子苏饮雨的,也没有讲这位掌门是在何时去世的。徐淑真在位的时候华山已有明显的复兴之势,而当这位掌门过世之时,华山已呈现全面的、不可遏制的没落之象,世事变化之快,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苏饮雨继任华山派掌门——实际上,这实属无可奈何之举,我不知道徐淑真把这一重担交托给自己的小弟子时内心作何感想,或许担忧、无奈、疼惜皆有,可这个千钧重担总得有人去挑,而华山此时却已经没有更好的人选了。








于是在内忧外患之中,苏饮雨继任,成为华山第二十一任掌门。








 








苏饮雨是徐淑真最小的弟子,写折剑帖时,尚只是个可爱伶俐的小女孩,没有烦恼,没有忧愁,也没有一点继位接班的意思——她有点像现在武当居字辈的萧居棠,活在师兄的羽翼下,只希望日子能快快乐乐的过下去。








她没有成为掌门的志向,武功在华山七剑中也不显得出类拔萃,偏偏到了继位的时候,华山七剑仅余她一人。徐淑真过世后,苏饮雨登时成为华山之首,此时明月山庄的阴影还在,华山正是多事之秋。








 








这条路,苏饮雨注定只能一个人走下去了。








 








实际上,据我个人推测,在苏饮雨刚继位的时候也曾用尽心力为华山争取喘息时间,培养有生力量。她是初代七剑之一,华山剑术的集大成者,二代华山七剑很可能就是从她手中培养起来的。不知出于何种心情,她延用了初代七剑的称号,而此时的华山虽然没落,但是假以时日,未必不能重现荣光。








不知道她有没有这样想过?








但是明月山庄惨案的阴影没有过去,苏饮雨继位数年后,华山派的灭顶之灾来了。








【绝境】
















继位数年后,苏饮雨遇到了明月山庄的遗孤,而这个遗孤很可能就是林清辉,她们曾经都是明月山庄惨案的受害者,如今林清辉回来了,复仇的对象却是华山。








在这场压根就是个错误的复仇里,华山上下被杀尽,如果这个时候苏饮雨也走了,她未必不会觉得解脱,然而复仇者决心让苏饮雨尝尝绝望的滋味——正如她当年所品尝到的那样。她留下了苏饮雨。








 








华山上下,仅余苏饮雨一人,就好像当年,七剑上下,仅余苏饮雨一人。








 








复仇的目的最终是达到了,以最残忍的方式;讽刺的是,复仇的对象却搞错了。








苏饮雨终于万念俱灰,闭门谢客,在她彻底绝望的这段时间里,千年华山陷入了绝境。








——————————————————————————————








这段历史在设定里被称为“明月山庄遗孤寻仇”,华山派弟子口中没有提过这事,只有一个致使二代七剑全体战死的“护山之役”与之相类似:















我个人认为明月山庄遗孤寻仇事件与护山之役是等同的,此次事件致使二代七剑全体战死,华山再受重创。








*不然华山的时间线就变成:








明月山庄惨案【初代七剑七去其六】—明月山庄遗孤寻仇事件【除掌门外全灭】—护山之役【二代七剑全灭】……太惨了,而且这样的话时间线太挤了,等于是华山刚培养了一代弟子这代弟子就完蛋了……这怎么发展……
















*另外,设定里说的“华山门人被悉数杀尽,徒留掌门一人”这事,也尚存一些疑点,首要问题就是果真如此,枯梅大师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华山NPC马小蛇有说他是冲着初代华山七剑入门的,明月山庄遗孤寻仇的时候他也是门人,但他现在活的好好的。
















所以说一切以官方设定为准。
















【枯梅】








枯梅在华山众NPC中是个不大让人感到亲近的角色,交互少,建模老,话还少,而且从现有的剧情看,她还很有可能走原著线,因为个人情感问题而做出一些对华山不利的事情。








其实,枯梅不像是个华山的人,她沉默寡言,既不潇洒,也不多情,唯独值得一道的,似乎就只有她那坚毅沉着的个性。这脾气既不像初代七剑,也不似三代七剑。但是,无论在书中还是在游戏中,对华山而言,她都曾可谓是功勋卓著,在游戏的设定里,华山派能延续至今,她居功至伟。








如果把话说得无情些,苏饮雨其实不该当华山掌门,不仅是因为她本身没有这个志向,更是因为在这样内忧外患的状况下,华山的掌门必须要是一个心性极其坚韧并且具有相当手腕的人——苏饮雨不是这样的脾气,虽然这并不是她的错误。








 








明月山庄遗孤寻仇之事过后,华山派已至绝境,昔日可以震慑众宵小仇家的气势已然烟消云散,苏饮雨因绝望而闭门谢客,江湖上的宵小却不会在乎她的心情,纷纷趁火打劫。内部无人,外敌林立,华山派怎么看都要灭门绝派,就在这个时候,枯梅站了出来。
























设定中提到她为了师门单手入油锅,慑退众宵小,没看过原著,光这么看可能看不大明白究竟是怎么个状况,我截取原著中这一段放上来:








*枯梅的身世经历基本是按原著来的,所以这些地方原著的参考价值还是蛮高的。















又五年后,青海“冷面罗刹”送来战书,要和饮雨大师决战于泰山之巅,饮雨若败了,华山派使得投为罗刹帮届下。








这一役事关华山派成败存亡,但饮雨大师却偏偏在此时走火入魔,华山既不能避而不战,枯梅就只有代师出战。








她也知道自己绝非“冷面罗刹”敌手,去时已抱定必死之心,要和冷面罗刹同归于尽。








冷面罗刹自然也根本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就让她“出题目,划道儿”,枯梅大师竟以大火燃起一锅沸油,从容将手探入油中,带着笑说:“只要冷面罗刹也敢这么做,华山就认败服输。”冷面罗刹立即变色,跺脚而去,从此足迹再未踏入中原一步,但枯梅大师的一只左手,也已被沸油烧成焦骨。








这也就是“枯梅”两字的由来。——《蝙蝠传奇》















 








这样的心性,难怪枯梅的人物信息中有“弘毅”这么一条。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路还很长,但跌落至谷底的华山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经此一役,江湖尽晓,哪怕华山只剩一人,也仍将屹立不倒。








——————————————————————————————








*这里说句题外话,枯梅这个人物其实不好写,原著把她前半生的经历放到了实处描写,而将她后半生的错误用写意笔法几笔带过,我个人觉得这是一种很聪明的写法——留有了想象空间,人物也不落俗套。官方现在似乎把华真真与枯梅的一些矛盾放到明面上写了。像枯梅这样的人物,要想写得出彩,我个人感觉写实比写虚要难,后续发展值得关注(等到160级以后再说……)。
















【休养生息】








慑退众宵小后,华山终于获得了难能可贵的休憩整顿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苏饮雨和枯梅干了些什么不得而知。根据三代七剑的年龄推算,这个时间很可能已经被华山收养,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华山虽然山门未开,人才培养工作已经悄然展开。








*风无涯和齐无悔在各自的拜年活动中都曾提及小时候放炮竹的事情,根据风无涯的传记二推断,他已年过20岁(已经加冠),此时应该已被收养。








【具体情况戳这里——笑而往齐无悔x风无涯相关cp向安利








当然这些纯属猜测,又或许在饮雨大师故去之前,华山除了一些外门弟子,只有师徒二人——不管怎样,华山派还在。而苏饮雨心中,下一任掌门的候选人已经确定无疑。








那之后过了多久不得而知,苏饮雨最终故去了,这个初代华山七剑中的小师妹,在承受了太多痛苦之后,悄然离去了——以明月山庄惨案为界,她的后半生几乎全是常人难以承受的坎坷——失去同门,失去老师,失去弟子,甚至差点失去整个门派。她在任期间,正是华山派全面没落的时候,这种颓势以一种她无法控制的势头在发展。对于华山派而言,这是黎明前漫长的黑暗,对于她而言,这几乎就是她的一辈子。








在她人生最后的路途上,她的衣钵弟子悄然接过了她的重担,如同她当年接过自己师傅的重担那样——华山派的历史还要继续下去,新的继任者比她要更加坚韧。








我仍旧不知道苏饮雨把这重担交托给自己的弟子时内心作何感想——那固然是很沉重的担子,但是必须有人接过去,只要能接下去,华山派的历史就能继续下去,黎明或许就在未来的某个地方。








华山复兴已经开始,不过路还很长。








饮雨大师故去后,枯梅大师重开山门,率领第三代华山七剑修葺故址,重振门望。








第三代七剑的故事从此开始。








——————————————————————————————








其实二代七剑线中最重要的人物是苏饮雨和枯梅,所以这次几乎就光写她们俩了,本来还想分析一下楚遗风这二十几年干什么去了,不过设定中既然没提,就放到下次分析人物年龄和具体时间线的时候提吧。